当前位置首页 > 政府文件

“汗汗”的第一个春运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21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 早晨9点,新疆伊犁霍尔果斯市的天空还是漆黑一片,在霍尔果斯铁路口岸站的转运车间里,“汗汗”和她的小伙伴们整装待发,正在开每日例行的交班会。

  “汗汗”全名叫热依汗古丽·热合曼,因为爱说爱笑,大家亲切地称呼她为“汗汗”。2018年11月6日她刚刚入职到霍尔果斯铁路口岸站,正在实习。1月20日她从客运岗位转入信号员岗位,就迎来了今年的春运,也是她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运。

  说起工作,这位爱笑的姑娘说:“过去只知道爸爸春运期间很忙,没想到我参加工作后也遇到春运,而且是在祖国最偏远的火车站——霍尔果斯铁路口岸站。这里一头是祖国,一头是哈萨克斯坦,每天仅中欧班列就有10列出境,任务很繁重,这让我对爸爸的工作理解更深,感受更深了。”

  2014年10月4日光明日报一版头条刊发《维汉一家亲——记热合曼夫妇和他们的汉族女儿》一文,报道了“汗汗”的故事,热合曼·热西提夫妇收养了汉族孩子热依汗古丽·热合曼。那一年,“汗汗”刚刚考入中央民族大学。当时她就说过:“我姓热合曼,我的家在新疆,将来我会回新疆工作,报答父母,报答所有帮助过我的人。”

  4年后,“汗汗”真的回到新疆,回到父亲工作的铁路部门。虽然她当时可以选择离家近一些的站点工作,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到祖国最偏远的霍尔果斯铁路口岸站工作。

  “汗汗”的第一个实习工种是客运班组。每天早晨6点多起床,赶到7公里外的霍尔果斯火车站,迎接第一趟列车进站。晚上11点半后,她们还要接最后一班列车。每天都是天黑着上班,天黑着下班,忙得连给父母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。说起这事,“汗汗”眼中含着泪说:“现在我给父母打电话比在学校时少多了,每天忙忙碌碌。但我很快乐,因为每天都要忙着为旅客服务,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。前几天,一位腿有伤的孩子要上火车,我用轮椅帮助了他。临上火车时,他家人很真诚地感谢了我,我心里特别快乐,因为我用自己的一点力量帮助了需要帮助的人。”

  负责带他们实习的客运值班员靳宜泽说:“‘汗汗’是个阳光快乐、热情温馨的孩子。她对待旅客特别热情、耐心,对自己的工作也很负责任,所以她得到的表扬也最多。”

  谈起春运,“汗汗”笑着说:“说真心话,我还是有点紧张。因为这是我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运,马上又要迎来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,如何做好工作,是我现在想得最多的事。因为我马上要实习的岗位是信号员,这个工作不能有丝毫马虎,这可是关系到所有列车安全的大事。”

  听记者问她因为春运春节回不了家怎么办?“汗汗”歪着头说:“没办法呀,这也是为了更多旅客出行方便嘛。如果我只想着回家陪父母,就会让其他职工回不了家。不能陪着父母过节,是有点小遗憾,我想好了,一是多给父母通电话,二是给他们准备一些礼物。”

  正说着,“汗汗”听到工长叫她。她新的工作岗位确定下来了,要在信号员岗位上实习3个月。她马上跑着去了值班室,和带她的师傅站到了工作岗位前,认真学起了工作程序。看她听得那么认真仔细,记者也不好再打扰她,只好默默地祝福她:在自己工作岗位上度过的第一个春运春节,是一个圆满的春运春节,一个让她永远铭记的春运春节。


 
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